一杯桂花茶

一个随意堆放的杂乱地方,话比较多

明清之际,吴中有一传奇人物——金圣叹,清代李笠翁曾评价他的文字:“能令千古人心死。”他的《水浒》《西厢》书评,创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一个高峰。这样一位才学广博精深、狂放标新的人物,曾在分湖叶家埭留下诗篇,而且以独特的扶乩招神的方式流芳于世,亦可谓一大奇事。

金圣叹(1608—1661),名采,字若采;又名人瑞,号圣叹;别号唱经子,或称唱经先生,又号大易学人、涅盘学人;室名沉吟楼,堂号唱经堂。苏州府长洲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崇祯八年(1635)六月初十,屡在科举考场视功名为游戏的金圣叹,受叶家之邀来到叶家埭,身份是“泐大师”,全称是:“天台无叶泐子智朗”,从其称号可知,这位大师事佛天台宗,所在佛堂为“无叶堂”,法号“智朗”。

明末文坛领袖钱谦益《天台泐法师灵异记》:“天台泐法师者何,慈月宫陈夫人也。”说是泐法师是慈月宫陈夫人附身,陈夫人居苏州饮马桥,病卒后成仙,“总理东南诸路,如古节镇,病则以药,鬼则以符,祈年逐历,忏罪度冥,则以笺以表,以天启丁卯五月降于金氏之乩。”可见金圣叹为自己的法师地位,安排得有根有据。这次来叶家埭,随行的有“戴生、魏生、顾生”。

当时,金圣叹在吴中一带广行法事,扶乩降坛,很有名声。他的同乡好友叫尤桐曾这样记:“吾乡金圣叹,以聪明穿凿书史,狂放不羁,每食狗肉,登坛讲经,缁素从之甚众,后座法事。”

此时分湖叶家埭正逢多事岁月,主人叶绍袁经历一桩桩罹难。叶绍袁(1589 ~1648),字仲韶,晚号天寥道人,天启五年进士,官工部主事,因不耐官场纷争,归隐分湖,育有八子五女。三年前,三女叶小鸾(1616~1632),字琼章,被誉为才女,婚前五日一病而亡。过二月,长女叶纨纨(1610~1632)子昭齐,三岁能咏“长恨歌”,婚姻不幸。因哭妹伤心过度而卒。当年二月,次子叶世偁(1618~1635)因科场失利抑郁病故;三月袁母冯太宜人因哀孙之陨而去世;四月,八子世儴(1631~1635)夭折;又夫人沈宜修病重。天廖公好佛,加之金圣叹与叶家夫人沈宜修之弟沈自炳熟,便请“泐大师”至叶家埭,为亡人招灵。

“泐大师”金圣叹第一次在叶家埭扶乩,三位助手负责读沙盘、记录,主要表演者是“泐大师”,是作了精心准备的,先为叶绍袁编辑的亲友悼亡叶纨纨、叶小鸾的诗集《彤奁续些》作序,《彤奁双叶题辞》,骈文体,极漂亮:

吴汾诸叶,叶叶交光。中秀双姝,犹余清丽。惊才凌乎谢雪,逸藻媲于班风……岂期赋楼虽有碧儿,侍案复须玉史。妹初奔月,姊亦凌波。嗟乎伤哉,天邪人也!观遗桂之在璧,疑魂影之犹来。痛猿泪之下三,哀雁字之失二。左思赋娇,不堪更读;中郎绝调,今复谁传……

后当场画四季花卉,为叶家描述了“无叶堂”的神景,是凡尘之外的女性乐园,有佛缘的才女之灵魂才能进入。招魂是重头戏,招来叶琼章的灵魂,进行对话和诗词吟诵,留下著名的“审戒十吟”诗,是金圣叹表演叶琼章与泐大师的对话,诗风极似琼章,说琼章已回仙界,经泐大师招后,愿皈依“无叶堂”:“愿从大师授记,今不往仙府去矣。”泐大师审戒,琼章答:

问:曾犯杀否?答:曾犯,曾呼小玉除花虱,也遣轻纨坏蝶衣。

曾犯盗否?答:曾犯,不知新绿谁家树,怪底清箫何处声。

曾犯淫否?答:曾犯,晚镜偷窥眉曲曲,春裙亲绣鸟双双。

曾犯妄言否?答:曾犯,自谓前生欢喜地,诡云今座辩才天。

曾犯绮语否?答:曾犯,团香制就夫人字,镂雪装成幼妇词。

曾犯两舌否?答:曾犯,对月意添愁喜句,粘花评出短长谣。

曾犯恶口否?答:曾犯,生怕帘开讥燕子,为怜花谢骂东风。

曾犯贪否? 答:曾犯,经营缃帙成千轴,辛苦鸾花满一庭。

曾犯嗔否? 答:曾犯,怪他道蕴敲枯砚,薄彼崔徽扑玉钗。

曾犯痴否? 答:曾犯,勉去珠环收汉玉,戏捐粉盒葬花魂。

泐大师对琼章亡灵大加赞赏,誉为温、李再世,为其取名“智新”字“无际”,收入“无叶堂”中。对叶纨纨取名“智转”,字“珠轮”,也归“无叶堂”。这十联答对,是金圣叹的杰作,细心揣摩少年才女的心思,以女性缠绵清新的口吻而作,生动描绘了细致典雅的少女生活细节,为后世文人津津乐道。


崇祯九年四月二十七日,泐大师再次到叶府,距上次来不到一年。在上次离开三月后,夫人沈宜修病情加重,呕血而亡。应夫人生前有《病中上泐大师乙亥八月绝笔》:

四大幻身终有灭,茫茫业海正深时。

一灵若向三生石,无叶堂中永相随。

叶家请“泐大师”再次招魂,大师佛驾叶家埭,告沈氏已在“无叶堂”,法名“智顶”,法字“醯眼”。把叶小鸾、沈宜修、叶纨纨灵魂一齐招到,来了一次四人联句:

灵辰敝新霁,密壶升名香。(泐师)

神风动瑶天,(宛君)道气弥曲廊。(昭齐)

憨燕惊我归,(宛)疏花陆我床。(琼)

宿蛛罥我衩,(宛)飘埃沾我裳。(昭)

锈花生匣锁,(宛)虫鼠游裙箱。(琼)

遗挂了非我,(宛)檀佛因专房。(琼)

新荷为谁绿,(昭)朱曦惨无光。(宛)

君子知我来,清涕流纵横。(宛)

舅氏知我来,不复成趋跄。(昭)

兄弟知我来,众情合一怆。(琼)

婢仆知我来,洒扫东西忙。(宛)

请君置家业,观我敷道场。


须弥已如砥,(师)黑海飞尘扬。(琼)

月亦沉昆仑,(师)日不居扶桑。(琼)

帝释辞交珠,(师)迦文掩师幢。(琼)

万法会有尽,(师)一切皆无常。(琼)

独有芬陀华,久久延奇芳。

灵光顶上摇,(师)慈云寰中翔。(琼)

断三而得三,(师)遮双即照双。(琼)

父兄亦众生,母女成法王。(师)

感应今日交,(宛)围绕后时长。(昭)

思之当欢踊,(琼)何为又彷徨。(师)

这又是金圣叹精心创作的长律,结构严密,由泐大师开头,母女三人吟唱,一家主妇回来看到的情景,二女儿轮流承接。中间论佛理,由大师与琼章一人一句,一唱一和;最后结尾,大师开句后,母女相连,大师结句。如此长律,一韵到底,显示出金圣叹的才气,而且符合各人的性情。

金圣叹在叶家埭扶乩后,逐渐淡出降坛说法的场所,致力于小说的批注,于崇祯十四年完成《第五才子书》“水浒传批注”。甲申之难,朝代更替,金圣叹避隐西山,回苏州后,著书立说。顺治十八年(1661),参加苏州的著名“哭庙案”,惨遭朱国治等酷吏谋害,砍头于南京三山街,并满门抄斩。金圣叹墓现在木渎五峰山下,为省文保单位。

金圣叹近年来受到许多学者的关注,他是明末清初一座文学的高峰,只是他在儒、释、道间恣意纵横,为后所谓正统派所不齿。但他的文学批评著作及理论,无人出其右。他青年时代扶乩讲法,及易姓创作的经历,也为我们窥视明末多彩的文学园地另一窗口。在叶家埭留下的诗篇,也影响到以后的文学作品。“吴汾诸叶,叶叶交光。”一直是评价叶家文学部落贴切的词语,被后人屡屡应用。 “红楼梦”里的“警幻仙境”,就有“无叶堂”的踪迹。黛玉葬花,和中秋所作的“冷月葬花魂”之语,可见琼章的“戏捐粉盒葬花魂”。

以上转载自网络。


曾见有一说法,明代女子冯小青,命途多舛,芳年早逝,临终焚稿,留有“冷雨敲窗不可听,挑灯闲看牡丹亭。世间亦有痴于我,岂独伤心是小青” “新妆竟与画图争,知是昭阳第几名?瘦影自临春水照,卿须怜我我怜卿” 之句,应为黛玉原型。虽然黛玉焚稿一节乃是续作,并不知曹公原意为何。现在才知道叶小鸾生平,亦见有小鸾乃是黛玉原型的说法。想来红楼梦中的人物,不会是单独某一人的人生缩影,应是曹公融合了多个现实人物的人生经历而塑造出的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