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夜秋

过去种种 譬如昨日死 未来种种 譬如今日生

树洞

有个习惯,后来才意识到或许和我的成长经历有有关系。
我小时候没少感冒,而且很容易就扁桃体炎要么支气管炎,到换季变天出了汗着凉,三次得来个两次。每次一生病,我爸就看着很愁眉苦脸,而且往往会怪我妈不会带孩子。这样一来,到最后往往会他俩闹不快。有时候我妈忍不住了也会对我抱怨两句。

一次印象很深,我当时生病,家里来了我爸的一个老家熟人做客。这个人,好多认识他的都不是很喜欢,因为他老爱蹭饭。我妈本来就不高兴,因为还得照顾孩子还得弄饭招待客人。再加上我爸的脸色可能又不好看。我一直在那咳,我妈就说,一直咳怎么就不好了,原话不记得了大意如此。想想一个年轻妈妈照顾孩子照顾家焦头烂额的,哪可能每句话都语气温柔。语气就有点不耐烦。但是小时候的我哪儿懂。就觉得妈妈生气了。

于是我潜意识就觉得是因为我生病导致这些的。如果好了就不会有生气这回事。然后就想办法忍着咳嗽。至少也不让妈妈听见。我就发现趴到被子上再咳能减小声音,然后到咳的声音大的时候就趴到被子上。说得好像挺委屈,不过当时倒不觉得。后来我妈发现了,还很温柔地说没事想咳就咳吧。

我生病,就引起我爸的焦虑埋怨,然后就会引起爸妈不愉快,我觉得妈妈委屈,长期下来,慢慢就不说自己难受。小时候形成的思维大概就是,我生病是导致爸妈吵架的原因,那么我就表现的没事,就不会有过度焦虑的父亲,还有焦头烂额的母亲了。

我爸就是这种类型的人罢了,遇到事他有点容易过于激动,而且爱抱怨。几十年都如此了,我也没有想要怪他的想法,因为有的事情很难改变,没必要放不下

直到现在,我也不喜欢诉说自己哪里不舒服,哪怕小时候没少跑诊所。
也不喜欢去药店,去药店都不喜欢那种人家问我什么症状,宁愿自己挑付钱就行。
要对亲人说自己哪不好,会习惯性地把程度说得轻,对朋友就习惯性少说甚至不说了。也被朋友说过表面上看你根本看不出来。
习惯于不到实在不行就不表现出来。干过烧到39度才找老师请假的事。记得当时想的是,再看看吧,不严重就不要紧,说不定不是感冒发烧。虽然我事后也不太能说清为什么自己那么能忍,明明已经烧到浑身都疼了。或许是潜意识里的习惯又不自觉影响了行为。

到现在还是觉得那次过敏疼得直哭还抱怨,太糟糕了。据说人到痛苦的时候容易产生心理退行,我那时候跟几岁孩子一样说怪你怪你。我爸吓得六神无主焦虑不已。我妈当时一定压力很大,还要安慰我。之后一直有点惭愧于自己反应太激烈。可能这么想不太吉利。我暗暗想过,就算再有严重一点的病,现在已经不是十二岁了,去检查的时候也要平平静静的。

还是愿意有什么事不告诉就行了。现在如果生病,我也不会告诉爸爸。而且因为长大了离家了,就更可以不告诉了。因为一个人的态度和模式是不容易变的。那我就自然会选择更轻松的选项,不说就行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