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杯桂花茶

兴趣很杂而产粮不定。
一个随意堆放的地方

又双叒叕要整理行李寄行李。

整理行李的时候听工作细胞的op有奇效,感觉自己是正在搬运氧气的红血球。

而且听了之后很容易脑内循环。

最近天一的事,微博上也有看到在转。

我没看过她的文,直到最近几天前我并不知道她是谁。

了解不多,也不懂行,姑且总结下看来的信息吧。

据说,她没有申请法律援助,或许是不知道。也没有找律师死磕。现在家人也几乎不管她。看了一下,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,初中毕业就不被允许上学出去打工,发现文笔还不错后来开始写东西,赚了十五万,买了个小房。


下面一段的信息和观点是我看来的别人说的,姑且总结一下作思考吧,是否准确,自有社会和生活教我们判断:

"她的案件被当作典型来抓了。当作典型来抓。小黄书可能不是最重的点,重的是而是出版的审批。抓典型是意在警告,不能不经批准出版。而有人也说,出版批准这件事在其他一些国家是没有的。中国,在上世纪上半叶也曾经没有。"


我没有从业经验。仅有的接触是教法律选修课和法律相关专业课的,以及其中做过律师的老师,但我大学专业课里的法律并不涉及刑法。还有培训机构请来的教法律的老师。

就记得,今年上课的老师,问了底下听课的学生,

做律师,你们是做死磕派,还是注水派?

看那个情景,可能,是注水派的多吧。

死磕的确很难。而且在这里。


翻了一下司法解释,


司法解释里淫秽物品一条,还说,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,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。

淫秽物品指的是,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,影片,录像带,录音带,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。


我觉得这个标准好像很不好界定。

是文学,还是诲淫性书刊?到底什么东西算作被允许的色情内容?


看到有人说要给她提供法律帮助。希望能帮到吧,人生有几个十年。


是这样的,今天抽恋与的十连。

本来我没打算抽钻石的,是打算要抽金币十连。

结果还没切换成功时,一转头手一抖……眼睁睁看着抽了我攒的星河券。


结果这次出了三个SR。有史以来抽常规非活动的卡池最欧的一次。

其中两个新的,一个是限定。


有心插花花不开定律?


这种感觉好比是,想告白某人,始终找不到完美的机会,总是见不到人,尝试了很多次。结果玩真心话大冒险拨错号码,然后在一起了……


来给玩抽卡游戏的分享一下欧气。



恋与新出的小屋功能,有一种让我一下子进入“我们结婚了”节目组的感觉……

我的手机总算今天没闪退。


话说,感觉这几个人里和周棋洛是最赤鸡的。


脑补一下,

之前或许是隔一段时间和不同的人的绯闻,时不时大明星上一次热搜,各路吃瓜群众和粉丝就热闹一次......


现在,真住一起了。


万一被拍到,说不定马上娱乐版头条就是,独家照片!疑周棋洛神秘同居对象!

分分钟上热搜,社交网站崩掉。。

而且我觉得经纪人沈远的头可能要秃了。

不过挺靠谱的还是黑客的小太阳可能不会让这种事发生。

我想我几乎不看星际机甲设定的文的一大原因就是。。抽一点空刷个文,而有些朋友们写的设定又特别绕人,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才能理解,遂放弃。


尤其是以前混韩圈的时候看到小朋友们写的一些星际设定文……真的有一种看"璃莹殇·安洁莉娜·樱雪羽晗灵·血丽魑·魅·J·Q·安塔利亚·伤梦薰魅·海瑟薇·蔷薇玫瑰泪·羽灵·邪儿·凡多姆海威恩·夏影·琉璃舞·雅·蕾玥瑷雅·曦梦月·玥蓝·岚樱·紫蝶·丽馨·蕾琦洛·凤·颜鸢·希洛·玖兮·雨烟·叶洛莉兰·凝羽冰·泪伊如冰落·殇心樱语冰凌伊娜·洛丽塔紫心爱·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·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·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·琉璃爱梦莲泪……"的感觉。


唉,谁还没个中二时期了呢?


早就有人说过这是信息爆炸的时代,也有人讨论过碎片化的信息和阅读。。个人来说,实在静不下来或者精神紧绷失眠的时候,我试过努力去想一想能让人平静的东西,比如花,比如树,很有效果。今天尝试的时候,猛然发觉自己好像是一直生活在格子间里,每天也都会外出,但总觉得看到的东西还是千篇一律。



结果,闭上眼回忆起花,回忆起来不需费力想象,就能在脑海中浮现画面的,反而是小时候的画面。


楼下邻居院门上爬着的金灿灿的迎春花,院子里火红火红的石榴花,石榴树很大,搬着凳子坐在二楼栏杆旁好像就能够到枝叶。夏天姑姑家院子里的栀子花,那株栀子花比我还高,开花的时候满院子都是香的。春游的时候,一簇一簇的蓝紫色的勿忘我,野荠菜的白色的花,掐一根狗尾巴草玩,拿它的毛蹭脸。连夏天的时候大院门口的杨树我也记得,风一吹叶子哗啦啦响,离好远也听得到,那种树有个俗称,叫鬼拍手。那可能是我见过最大的杨树了,有三四层楼高。一回忆起那个声音就能想起夏天的过堂风,还有大蒲扇。



春天的时候屋檐下还有燕子。秋天燕子飞走了会留下巢。仰头看的时候我会研究它的形状。据说第二年它们还会再来。

还没上小学的时候,有几年春天的一大期待就是去一个认识的阿姨家,看她家院子里大水缸里的蝌蚪。

她家大水缸里养着睡莲,总之是莲花一类的植物。夏天的时候开花。大概是有青蛙会在里面产卵,所以每年都能看到蝌蚪。春雨一来,院子里砖地上就长出青苔。那时候我还没有水缸高,每次都踮着脚努力去看。

后来学到司马光砸缸,我想到的就是那时候看蝌蚪的水缸。


还有第一次看见大雪的情景,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,在门前看雪,看着鹅毛一样的雪花在风里翻滚纷飞,满心的好奇和雀跃。有一年特别冷,屋檐下有长长的冰凌,都可以够下来一个拿在手里。

那时还会用到地锅,烧柴火,看着橙色的火苗跳跃着燃烧,扑面而来一股股的热气。烧火自然不会是我来干,但我经常坐在一边看锯柴火和烧火。

以前看步步惊心,给我印象最深的人物反而都不是主角。记得女主的姐姐若兰临终的一段话。她是在新疆长大的女子,在那里留下了她的少女时代和恋情,但却在京城王府深深后院里度过了她的大半生。她说:

我一直都不喜欢北京城......一点也不喜欢。每次闭上眼,我都能看到茫茫的戈壁,阳光下闪着银光的雪山融水,还有戈壁滩上的红柳。

还说,我好想回去。青山一定骑着马在戈壁上等着我。


现在再想这段话感觉又不一样了。


人的记忆里的某些画面,也许是精神伊甸园一样的存在。


微博有个很沙雕的bug。

我今天不知道怎么想的,退出登录了,然后再登,想不起来密码了。

小场面,不慌。然后我就找回密码。


但是总到最后一步就进行不下去了。邮箱也好申诉也好都试了一遍,都不行。

然后我发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,我注册的时候,不知怎么忘记点激活邮件了,早就过了48个小时无效了。但是这账号平常完全能正常使用。

于是找回密码到最后,它就一直让我激活账号。然后我的账号没激活,陷入死循环。


天可怜见,我要是能激活的话就不会在你的页面一遍遍点击了……


而且我因为不知道这个手机号能用多久,换绑定太麻烦了,没有绑手机号。


密码也找不回来,账号也激活不了,账号激活不了,密码找不回来......这可如何是好。开始绝望的我一遍遍尝试各种密码组合。期间还动过打微博客服电话的念头。


最后密码让我试出来了。更沙雕的是,这密码,是我常用的密码。

不知怎么我记忆中自己是设置了新密码,于是一直试试试试......


以前室友在教务处查成绩,然后忘记了密码。各种常用的排列组合都试了一遍,全部不对,最后跑去教务处查密码。

查的结果是,她根本没改过密码,密码是初始状态下的123456,大概这样子。


对不起我当时不该笑她......


沙雕的微博碰上沙雕的我就是沙雕的平方。

这么过分一定要打tag。

所以我现在还能重新激活账号吗???

不行这个太好玩了。




我也想玩万圣节......或者该说,在万圣节玩?这好像叫地味万圣节?




所以,怎样才能参加到呢?

不地味的万圣节我也没有过过,sad



就,昨天登恋与游戏的时候,跳出来庆生的界面,

一开始我还没有想起来怎么回事。


其实昨天不是我生日,农历也不是,只是10月27日是农历生日的日期。两个账号,不知怎么想的,我当时填了两个日期。。大概是想过两遍生日吧。一个是真的,一个是按照农历的日期填的。


这种游戏记得你生日的感觉啊……

在我真正的生日那天我一定要登录。我要听四个人挨个唱生日歌。

除了李总生日的时候我刚下载完全没搞清楚状况,没拿到卡没给他过之外……

其他三人的生日快要集齐了。等着许墨的生日。

不会真要做蝴蝶蛋糕吧。

来预测一波好了,周棋洛是薯片蛋糕,虽然我至今还没懂这是怎样的一个存在,总让我想到Max和Caroline那个混啤酒面粉枫糖培根小蛋糕。

白起是星空蛋糕,首充送的卡就是白起的星空之吻,还有相关约会,可以理解。

李泽言的好像是草莓蛋糕。

和许墨相关的东西,

对不起第一反应竟然是解剖刀,Pass。

许墨的白茶。好像也不对。

许墨的麦克风,许墨的钢笔,许墨的萤火灯。。

貌似没有几个能做蛋糕主题的。

那么从剧情里找?

但是新的剧情我还没开完。。

感觉也可以做枫叶蛋糕,秋日之约看了枫叶,还说什么你像秋天,正好这个季节有枫叶,而且做出来应该很好看……奶一口好了。

看个古代婚姻制度,然后饶有兴致研究了半天。。主要想尽可能严谨一点。


后世如元明清的法典,或许沿袭了唐律和离的规定。我看的书也不是什么专门讲些古代婚姻制度的专著。。就只讲的是明朝关于婚姻的规定基本沿袭唐宋旧律,还有就讲了明代的新规,不能把所有法条都写出来。

上网搜也搜不到太多东西。

古代法典也有保存不完整的现象。唐律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中国古代法典。话说仔细琢磨有点迷,到底是最早的基础上最完整,还是所有法典里最完整?

问题来了到哪儿弄一本大明律来看……


但是,后世因为宗法道德和伦理纲常的束缚加强,对离婚的社会宽容度降低,再加上离婚妇女财产权的缩水,就算法典中写有和离,很可能被实际实施的很少。


至少我在看到唐律的这段描述前,并不曾想到古代还有除了一纸休书之外的离婚方式。

毕竟从明清时期为人熟知的文学作品里,我没看到这种存在。连红楼梦里的凤姐,身为管家少奶奶,急了也是 “给我一纸休书,我即刻就走”。

且不说文学作品,也可以看唐代的公主们和明清的公主们的婚姻。唐代公主亦有离婚者,而且也不止一个两个,查到的文章如果准确的话,那么就是一百多位有婚史的公主中,有二十多位。

而明清的公主恐怕是封建王朝公主里最悲催的。万历的亲妹妹永宁公主,因为宦官冯保收了贿赂(也说冯保同时也得到张居正支持),选了一位痨病鬼驸马。而驸马家大概是为了所谓冲喜。驸马婚后两个月就一命呜呼,甚至根本不曾有闺房之事,永宁公主照样得为他守寡,不能再嫁,亡故时只有二十多岁。


就只看元朝婚姻制度对明清的影响,我还有一个感受,果然离得近的朝代影响大......

总有人说,大清已经亡了。其实想想大清也就亡了一百零六年(之前我大概是傻了竟然写成一百一十多)